目录
设置
书架
书页
礼物
投票
设置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
字体大小 A- 18 A+
页面宽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14章 不要讳疾忌医啊!
作者:薄云水| 字数:2223| 更新时间:2018年10月11日
半安掐准时间将男人再次从水中提出来,眼睛发亮等着男人继续喊,颇有一种想再来一次的样子。 司霁白咳嗽两声识相的闭上嘴,眼神犀利如刀。 半安被瞪得心里舒爽极了,当初挨打有多憋屈,现在就有多得意,她笑眯眯的火上浇油。“您别生气啊!昨天您不也是这么对待我的嘛!你说是不是!白眼狼!” 司霁白从未受过这样的屈辱,他眼睛气的通红,几乎咬碎了牙。“本王要将你千刀万剐!” “哎!可别,术业有专攻,剐人可是我的专业技能!要剐也是我剐你!三千多刀,一定让你嗯……欲仙、欲死!”半安嘿嘿的笑,眼睛肆无忌惮的在男人的身上瞟,好像在研究那个地方好下刀。 男人脸色苍白,琉璃色的眸子冲上了血色,整个人的脑袋湿漉漉,身上还绑着暗红色的带子,一副被蹂、躏惨了的样子。 半安仔细的打量自己的俘虏,对对方的容貌感叹的咂嘴。“长得真美啊!” 男人墨发上的水汇到一起形成一串水珠,顺着发梢流到胸膛,流过小腹,没入牛奶一样泉水中…… 司霁白丝毫不觉得被夸奖,一个男人在这种状态下被人说美,绝不是什么好事。 男人的眼睛一直跟着半安的视线转,直到她的视线定格,琉璃色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,司霁白杀气更旺。 半安认真的打量活人美好的luo体,啧啧赞叹的同时还不忘给男人施压。“听茶馆的说书先生说,肃王爷洁身自好,一院子女人却从来不碰,是吗?” “……”男人一言不发。 半安来了兴致,她最大的开心就是让自己的仇家不开心,只要是能膈应到对方,她就很乐意。 “可怜了一院子女人只能守活寡,要不然小爷帮你一把?” 司霁白恨恨的闭上眼,眼不见心不烦。“滚!” 两人都在熬时间,一个等着运功结束,一个等对方说出想要的线索。争斗虽然一触即发,但现在还是异常的平静。 “王爷啊!你也知道,我是个大夫,虽然最擅长外伤,可是内疾也是能治疗一些的。” 漆黑的眼睛冒着光,不住的往泉水中瞟。 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这样的侮辱,司霁白也不能冷静。“你胡说什么!” 半安贴心的拍拍男人受伤的后背,在男人的吸气声中苦口婆心的劝:“不要讳疾忌医啊!那东西要是不好使,不用不好意思,我会治!治不好总能治的坏。”黑色的短刀已经顺着脖子下滑,威胁的意思再明显不过。 男人后背的伤口疼的厉害,内外的疼痛让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薄唇颜色清浅显得整个人更加淡漠。 本来是个活色生香的美人,经过这么一闹腾竟然显得禁欲了。 当然这只是表象,司霁白虽然人在半安手里,可是嘴巴却不受半安控制,他嫌弃的瞥了一眼半安的屁、股,“你要是想知道它好不好用,我们可以试试!” 男人语出惊人,吓得半安一愣,她惊恐的瞪大了眼,又瞬间控制住了表情,现在自己是老大啊!不能怂! 她不客气的在男人的胸前摸了一把,冰冷滑腻,虽然凉的好像摸了个冰块,可手感真是好,比自己的皮肤都好。胸肌很满,比自己没发、育的小身板大…… 半安嫉妒,嘴上更是没边。“没想到王爷还是个双儿!不过小爷我对你的屁、股还真没兴趣!啧啧!有点可惜!” 司霁白怒极反笑。“没关系,我虽然对你那小身板提不起兴趣,可是闭着眼也不是不能尝试……” 冰冷的金属撞到小腹上,让男人及时闭了嘴。 入口处传来轻微的声音,好像有人再接近。 半安换下嬉皮笑脸的嘴脸,一呲牙。“你要是不告诉我师父在哪,我就把你那东西切下来,好好治疗下!同样,要是你想让人们知道你是如何被我阉了的,大可叫门外的人进来看!” 司霁白自然懂得其中利弊,保住自己容易,可想捉着这只小耗子难。 “快说,把我师父藏哪里了!”半安有点急,只要这男人一声令下,自己就万劫不复,必须速战速决。 司霁白是这场较量中最冷静的人,门口的动静并没有给他的情绪带来任何波动。自己的人他自己最了解。“半安?”他唤。 半安条件反射看向男人,挑眉。 男人得到回应嘴角一挑。“你现在不应该关心你师父的下落,你应该关心你自己一会怎么离开!” 温泉密室只有一个出口,只要被堵上,插翅难逃。 “……”这个问题…… 男人太冷静对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。 半安避免自己被带节奏,咬牙将刀子往下挪,时刻准备给那处开个口子。“少废话!赶紧说!” 门口的声音更近,浅色的眸子似笑非笑。 “战无伤到底跟你说了什么?” “我师父在哪?” 刀锋犀利,腹部白皙的皮肤上已经出现了一条血线。 男人眼睛都不眨一下,用视线继续逼迫对方,‘你先说’。 门口的人随时可能进来,到时候满王府的侍卫都会围堵自己。 必须速战速决! 半安研究着如何快速撬开他的硬嘴,却不知那双隐藏在奶白色泉水中的手,已经开始活动。 “王爷,您还好吗?”声音很轻,是个已经步入老年的虚弱的男人声音。 上了岁数的人,应该会很好对付吧! 半安这样安慰自己。而后刀尖向下一按,细细的红色渗出与奶色汇融成浅粉,最后消失不见。墨黑与琉璃色的珠子好像撞到一起,男人沉默了。 半安急了:“狗狗们要是进来!我就阉了你!”短刀入水,惊得男人汗毛倒竖。 “本王无事,韩先生不用进来!” “好!”对方毫不犹豫的答应,事情似乎进行的异常顺利。 不过男人的软肋在手,也可以理解这种行为。 半安坐在池边磨后槽牙,现在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自己的师父重要,还是王爷的命、根子重要。 手下短刀翻转,碰到个软软的地方,“说!” 男人的脸色铁青,连笑容都开始绷不住。 半安心情愉悦。 “其实……” 半安立起耳朵。 “你师父在西面的地牢里!” 从东面支到西面,半安脑子飞速运转,记忆清晰的告诉她,西面没有任何有地牢的迹象。 “那你怎么证明他是我师父!” “他的脸上有烧伤!” “左脸右脸!” 男人毫不犹豫。“右脸!” 半安双眸眯起,“你骗……唔!” 男人猛地扑身过来,天旋地转,滚烫的泉水瞬间迷了她的眼,也堵住了她的嘴。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余额: 0 书海币 | 本次花费 1000 书海币
去充值
鲜花
100书海币
咖啡
200书海币
神笔
500书海币
跑车
1000书海币
别墅
10000书海币
礼物数量
-
×
20
+
赠言
送礼物
投月票 投推荐票 打赏
×
账号剩余月票数 0 如何获得月票?
月票数量
-
×
20
+
赠言
投票